【修因】七宗罪——傲慢

【但是,你们却要使生来本该腰系宝剑的人去献身宗教,而又使本该布道传经的人去称王为君;

这一来,你们的行程就错了路径。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“哥哥……”


    六道宣布继承者那天的晴空像是一块清透的宝石,就算极力远眺,也依然看不透它的穷尽,反而被那愈加深邃的蓝吞噬视线,囚禁在这漂亮的颜色里。天空之神格外眷顾他的领土,连云朵都被撕扯成一缕缕薄纱的样子,偶尔一两只白鸟划破寂静,最终也消失在天地分界的光芒里。


那人没有回头,清冷的声音传来,如同漆黑的利刃,一点点剥开所有的伪装;


“阿修罗……你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
他这么说着,一步一步,越走越远。

阿修罗有些恍惚,记忆里哥哥的模样是不是这个样子?他是这样的吗?是哪里出了差错?

    这些问题的答案,多年以后终于有了回应。


原来,我早已错过了你。


     

因陀罗性傲,甚至和曾经的卯之女神相差无几,这也是六道对他有所忌惮的原因。但他自己并不清楚,只知道父亲不是很喜欢他,甚至更偏心于弟弟一些。这些他都看在眼里,但小小的孩子也只能一笑了之。毕竟弟弟那么小,还听话,多宠爱他一些是应该的。

    日子一天天过去,因陀罗越来越强大,而阿修罗却停滞不前,整日沉浸于声色娱乐。强大的对比之下,六道的疑心越来越重,偶尔与因陀罗对视,辉夜的身影都与他渐渐重合。对母亲的恐惧,让他疏远了因陀罗。本来应当是亲密无间的父子,生生的疏远成了陌路。

矛盾的激发,就是那么一瞬间而已。



【我随即跨过门槛,走进大门,而魂灵的不当之爱却把这大门弃绝不用,因为这种爱竟把迂回的道路当作笔直的途经,这时,我听到了关门的响声。】




      写轮眼的开启,便是一切误会的开始。

    关于爱与力量的争论,一直以来弥漫在忍宗里,久久不散。名叫黑绝的家伙,缩在斗笠里观察着一切。他看着这个由自己名义上的兄长创造的政权一点点变得脆弱扭曲,脱离了它本来的面貌。两个侄子也因为继承者打得不可开交。兄弟反目啊…..这种痛苦本想在羽衣羽村身上试验的,不过羽村太过聪明,早早就知道兔死狗烹的道理,躲去了月球。嘛,某种意义上也是一种幸运?黑绝这么想着,然而他失望了,因陀罗没能开启轮回眼。那就意味着,他无法复活母亲。


“阿拉啦,要很麻烦了。”

他笑着隐去了,眼里却满是默然。



传说中的路西法,拒绝向圣子下跪,而被耶和华放逐,堕落九个晨昏,成为地狱之主。


    决战之日的因陀罗,在阿修罗的刀下笑得肆意,对,他还是最强的,力量终究会战胜所谓错误的爱。


    那个虚假的爱,只会将所有人拉入泥沼。这种虚假的偶像却还被当做神明信奉。世人无救,那就重新创造一个世界吧。


   阿修罗面无表情,他的身后,忍宗的人欢跃着,他们在庆祝阿修罗终于除掉了威胁他们的因陀罗。


  根本没人在意,阿修罗内心无限翻涌的悲伤。


    因陀罗离开了,阿修罗执掌忍宗,他偶尔会怀念原来的兄长和快乐的幼年,不过终究也还是被绝对的权力所腐化。



 傲慢的诅咒在忍宗蔓延,不断滋生的黑暗,终于阿修罗死后迸发。忍宗很快分裂成大大小小的忍族,彼此战火不断。



  和平,终究在战国时代的到来里,灰飞烟灭。


  傲慢的人,是谁? 

  因陀罗经过一个被战火摧毁的村子,任凭哭喊声不绝于耳,也始终无动于衷。这就是阿修罗和父亲想呈现的爱吗?他看到路边一个骨瘦如柴的女人正吞噬着新生的胎儿,脐带甚至还连着女人的下身。



  但他也只能看著而已。

    


  他的脚下没有影子。



  “阿修罗,是时候开始约定了。”


  变成魂魄的男人嗤笑着,消失在火光尽头。








#以上【】的内容,皆选自《神曲》

评论 ( 6 )
热度 ( 37 )

© 世仙玉 | Powered by LOFTER